倉崎稜希: 痕跡之庭

倉崎稜希: 痕跡之庭
Ryoki KURASAKI: The Garden of Traces

2022年3月5日—4月10日

繼承歐洲中世紀以來「Memento mori」 (拉丁語俗諺,中文意為「勿忘你終有一死」)的精神,倉崎稜希(b.1995)將在Hiro Hiro Art Space展出的個展「痕跡之庭」(The Garden of Traces),透過油畫與蠟製畫框,描繪被時間之流沖刷所殘存的事物,從而揭示生命的普遍性——人類必在「世界」這個巨大的庭院中存有,必然與他人共在,必然留下生痕,也必然迎來死亡。

藝術家是從一個簡單的事實開展創作:人註定死亡(mortality)。無論如何悉心修整、以愛灌養,我們皆如庭中花草,遵循時序,花開花落,一切生起的必然滅去。這是自然統攝萬物的鐵則,是世界運行的基本方程式,也是貫穿倉崎稜希創作的關鍵字。

畢業於九州設計學院的倉崎稜希,先是名特立獨行地以油彩進行商業設計的插畫家,在2017年投身藝術創作後,隔年開啟了他標誌性的表現形式——燃燒 。他先是用火焰燒灼畫中人的眼睛,以「Blindness」系列中的空白與燒痕,令人不安地具象化現代人逃避死亡的「盲目」;緊接著以「Mortality」系列,點燃火種,融化蠟製畫框,更進一步地為時間的流動賦形。他讓時間流淌過慘白的骷髏、艷美的彩蝶、成熟的果實與嬌嫩的鮮花,以熱流的單向不可逆過程,提醒著觀者時間雖孕育出生命,也將生命沖往虛無。

那些環繞著死亡主題的蠟製畫框是個隱喻,藝術家將看似堅固的框架熔為流體,形構出現實模糊與不確定的圖像,象徵生命每時每刻的變化,遵循著必然性,那是時間的秩序。

這位繼承了離世親人之名,並在青少年時期目睹多次自殺現場的藝術家,深刻體悟人類是如德國哲學家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所言之的「向死存有」(Being-towards-death),唯有清楚意識必然來到的終結,人類才能完全地了解生命。但早慧的倉崎稜希也觀察,「在現代社會,死亡和生命儼然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一個遙遠的存在、死亡被視為是一個禁忌話題。」他指出,「直接向我們這些遠離死亡的人描述死亡沒有意義,我認為有必要意識到我們目前的立場——即死亡離我們很遠。」

倉崎稜希對自己作為「最遠的局內人」有清楚的意識,他想探究的並非死亡的本質,因為那除了接受之外別無他法,他更好奇的是此時此刻環繞著死的「生」,並透過生命必然的消亡,更進一步以物質流變的隱喻追問創造物的存在:藝術真是不朽嗎?作品也會死亡嗎?倉崎稜希反思:「作品的死關乎概念,而非物質。」

時間的本質或許才是最神秘的未解之謎。關於生,關於死,關於存在,藝術家讓這些重要的事物聚集在痕跡之庭,將我們拉回時間的核心,從而開展各自對生命的覺察。

關於倉崎稜希


倉崎稜希 1995 年生於福岡縣。他對火作為生命的開始與結束之象徵性以及其一體兩面的模糊性有著濃厚的興趣,並將火與油畫中的人物肖像和風景靜物相結合,透過燃燒畫中人物眼睛來表達對生死的距離感日漸盲目的現今社會,並試圖接近圍繞於死亡周圍的「當下的價值觀」。近年來,他延續其核心創作理念,發展了蠟制畫框和融化雕塑的系列立體作品。

hirohiroartspace